秋之虫,夏之见

题图所示是一只常见于盛夏到晚秋的斗虫,家父不爱钓鱼或是旅游,唯独喜欢在夏秋两季从花园里抓虫养着玩,它的中文学名是蟋蟀。在我依稀存有的童年回忆中,父亲总会提起希望能有一天能去山东抓当地蟋蟀,好像是那儿的黑土地造就了山东虫牙口更好的一类说法。居住在钢筋水泥包围的高层住宅区,在仲夏夜享受着空调的冷气,耳边伴随着阵阵虫鸣声,宛如倒入马克杯那充满气的可乐,吱吱演奏着活力四射的乐谱。

常见于8月的蟋蟀如今在6月出得以现身,而它们出现的原因,我想应该是这个夏天较以往更猛烈了些。虽说达不到“见一叶落而知秋之将至,掬一杯水而知江河之清”的境界,姑且对眼前关注的现状作信息汇总分析还算是较为轻松的。下文就近期博主关注的国内新闻、社会现状作简评和浅显预测,内容可能显得有所偏颇,均为个人主观想法。

北京市交委发布《关于对轨道交通不文明乘车行为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实施细则》

此条例自19年4月25日经过公开征求意见、5月14日意见结果公示、5月16日发布实施意见、6月3日发布实施细节并即日执行。我们不难从社交平台上看到这样那样的激烈讨论,不难看出网民普遍对地铁不吃喝持支持态度,而矛盾点主要在于惩罚措施,北京市交委关于“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定义不明确,若将其与中央人民银行管控的“征信“体系划上等号,触及部分网友发声”吃喝“是道德问题不足以和央行的借还款信用体系同等对待

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在15年9月末向外指出,基本已为国内每一有信用活动的个人建有信用档案,这即是初代征信体系的上线。而与初代征信一并出现的“乱象”也进入视野中:闯红灯影响房贷,嘉兴地区居民善举可加分违规违法扣分,更有部分媒体说出”今后靠数字说话“奇妙言论。好在16年年初,央行及时对嘉兴市 “无所不包”的公民个人信用评价系统作叫停处理,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非常反对个人信用记录项目的扩大化,他认为不区分故意和非故意之分,动辄计入信用记录,没有操作性,而且会引发诸多诉讼和纠纷(来源)。在我看来只要征信体系的数据源受到严格把控,做到民众普遍认可、民众可申诉两点是值得以之为戒的。如果要以此摆出一个极端例子,那可以是英国科幻题材电视剧《黑镜blackmirror》第三季第一集“急转直下Nosedive“中描述的社会,平凡人之间可以相互点评,点评所得的分数会对实际人身权利造成影响,可以简单描述为事无巨细得生活在他人的评分系统下。这里提到黑镜不是说要以科幻电视剧治国,而是用一个生动的艺术形式推测这种情形下可能会发生的故事。

说回北京市交委颁布执行的条例,对于条例中所指“个人信用不良信息“是否为央行发布的最新征信体系范围,因为定义不明确,博主实地拨打了北京市交委热线,在接听了近2分钟的语音排队系统音乐后,接线员告知并不能确切告知是否为央行征信的相关记录,并提供了北京轨交所的热线。在拨通轨交所的热线后,接线员告知实际内容的记录不是由他们处理,发生类似情况后是报警交由公安处理。于是查找官网尝试拨打北京公安局官网的联系电话,遗憾的是当时电话并未接通。在考量了19年7月完成升级的新征信体系后(水电煤拖欠交付也会记录个人征信),我主观判断应是记录至全新征信体系。结合热线中得到的信息,至此博主推测的完整被记录征信途径如下:读者您旅游至北京搭乘轨交时在车厢内进行非必要进食动作,如车站流动管理人员发现并劝阻无效车站管理人员会将您带下列车并报警报警后调取车厢内视频监控并带回警局填写报《现场处置记录》,后如在一定期限内未能参加义务性轨交志愿者服务并达标的终由公安部门提交《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决定书》记录在个人征信档案

现代社会福利体系中,养老总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人固有生老病死,年轻时身强力壮给合法合规的企业劳作并向政府缴税,达到政府界定的年老退休标准后,按个体所缴社会保险的多少按月返还。踏入社会后,得知老一辈的亲属可以在没有任何劳作或义务前提下,就能拿到一笔不错待遇的退休金而深感羡慕。社会养老保险可以理解为这样一种,在政权稳定财政收支平衡下,能得以持续的强制投资。

19年国际金融环境欠佳,为了刺激市场活力与扶持中小企业,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降税措施,从3月的降低企业增值税,到5月的落实降低社保缴费比率。人民网提出这一系列的降税将会减少全年2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实属5年来力度之最,而我们也不必担心因社保缴纳总数的下降而导致养老金亏空,中共中央人民政府网发布的一组数据足以吃下“定心丸”。2018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各项收入3.7万亿元,支出3.2万亿元,加上以前的年度结余,2018年专项底累计结余4.78万亿元。不过虽然2018年末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达到了4.78万亿元,但客观地说,基金的结构性问题仍比较突出,地区之间很不平衡。其中,结构性问题是养老保险运行的主要矛盾。2018年末,全国60周岁以上人口为2.49亿,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7.9%,其中65周岁以上人口达1.67亿,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1.9%。人口老龄化对养老保险的一个深层影响,就是养老保险的抚养比呈逐年下降趋势,从上个世纪90年代的约5个人养1个人,下降到2018年底的2.66个人养1个人。抚养比下降,意味着缴费的人少了,领钱的人多了,持续下去会对养老保险的可持续发展产生压力和挑战(来源)。请注意上述的2.66:1的抚养比,是由具体个人缴纳养老金总和摊到人均养老金收入计算所得,比率越小越好。在网上调查过历年养老金后,发现这个数字也是在稳步降低,15年新闻展示的数据是3.04:1,当时预计2020年降低到2.94:1。17年新闻展示为2.8:1,现状跑赢了预期。

在给企业减负的同时,我们必须关注到的现状是养老金增长的显著放缓,财政部于19年3月20日向社会公开的《关于2019年调整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通知》,今年将按照5%上调养老金。养老金上调从往年的“11年连涨10%”后,到16、17、18年分别下调至6.5%、5.5%和5%的三年连降,2019年养老金涨幅继续保持在5%左右的水平(来源)。那么未来养老金的上涨水平还会降低吗?我的想法是一定会的。

上一段中我们提到了2.66:1的抚养比,实际上坊间还流传另一组抚养比的统计数据,即“法律规定退休年龄以上的人口总数”与“适龄工作人口总数”的人口总抚养比,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这个比率正以每年近1个百分点的速率上涨,此时另外两个问题浮出水面,人口的加速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减少。现如今随着社会发展与生活水平的提高,死亡率表现得十分稳定,近几年间仅有百分比数字上千分位的波动。随着新生儿出生率却持续走低,当下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娃,在社会上已有广泛的讨论。不难发现自2020开始“90后”群体开始奔三,从80后手中接下生育大军的旗帜,自80年代直到本世纪16年前国内通过宪法落实贯彻独生子女、优生优育的计划生育政策,二胎在某些环境下甚至会被记以处罚,1990年春晚小品“超生游击队”即是这样时代背景下的产物。身为一名90后,有时候真的很困惑,自己爸妈很可能是7080年代的人,他们会有自己的亲兄弟姐妹也就是我们口中的“舅舅嬢嬢”,而我们自己呢?曾和学生时代的铁哥们聊过,为什么会时常感到孤独,觉得无法融入到自己亲戚家的同辈中间?事实上根本缘由即是独生政策。老一辈的家里总有着现代青年无法想象的条条框框,诸如“老大未娶,老二老三暂缓婚嫁”,再加以同辈之间原本的年龄差,“舅舅嬢嬢”的孩子很可能与自己4到5年的年龄差,而如果把背景假设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亲属间很少碰面,而较大的年龄差则会让同辈孩子间存有交流隔阂。

为什么北京、上海、天津以及东北三省的出生率在全国最靠后?距靠前的海南、青海、广西等地的出生率的约一半,在全国均属于垫底的水平。而江苏、浙江等较发达地区的出生率也并不高,大约在10‰、11‰左右。北京市委党校教授潘建雷认为,发达地区城镇化水平高,居民在城市生活成本高。一对夫妻在城市生活,如果有2个孩子,如果仅按一般的工资水平,是比较难以支持的。但广东的情况较为特殊。2018年广东的城镇化率超过了70%,虽属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地区,可出生率为12.79%,同样比较靠前。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与当地的文化习俗有关,有些地区多子多福的观念盛行,尽管生活成本较高,生育水平也并不会太低(来源)。抚养孩子长大到能经济独立一般需要22年,而且现代都市养儿防老的观念并不流行,社会形形色色诱人犯罪的因素那么多(小额贷、赌博、嫖娼、毒品),抚养孩子长大需要投入的人力成本不是朝9晚5的上班族能够承受的,通常都需要家中的长辈代为照顾。16年开始全面实行的二胎政策已被坊间媒体指为“失效”,各路专家指出二胎潮退下后,国内出生率将持续下跌,人口总数或将被邻国印度日后赶超。然而导致出生率底下的缘故还不止于此,因80年代开始由宪法落实的计划生育政策,由坊间汇总的折线图可以观察到,90年开始男女比例存在严重失调,至90年代中期新生儿男女比例达到了1.2:1,也就是从理论上来说每6个男孩中就注定有1人要孤独终老(Sorry, no LGBT selection here)。所以网上也会流传有令人捧腹的言论“还二胎呢,我连做备胎都没人要”(来源:一分钟幽默科普告诉你:全面两孩后你的家庭是否正在奋力添丁?)。

后记

回首过去,其实在学生时代我的政治课成绩一直很不理想,因为当时一门心思都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总觉得政治离自己太远。在成长中一点点耳濡目染的了解到更多的社会上的信息,得知自己确实无法脱离社会的大环境独立存活,只有依赖的政府日渐强大,才能让自己安稳得扎根在社会这片土地上。本篇文章的写作过程中,依稀能感受内心意识时刻抵触着放置在键盘的指尖,“莫谈国是”,“明哲保身”的传统思维反复出现在眼前。本文原本还涉及有更多的话题,估计在后续文章另行讨论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