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名曰Sheila

她出生自台北,是我在台湾商旅途中遇到的一位美丽女孩。“ 腹黑 ”要强的天蝎属性在略显俏皮的波波头和甜美笑容下隐藏的很好,在Interwave任技术岗位一职,工作总的来说是比较辛苦的,公司接到活动要务的话,作为技术服务的她必须在现场,对设备作调整并确保其正常工作。 在工作方面她还是一位非常要强的女孩子,会担心自己工作做不好给公司抹黑,给公司的业务开天窗,担心自己身为女性工程师不被客户承认。我是大陆人,身边周遭除了一位在上海长大的“台妹”高中同学,能接触到关于台湾的信息实在是有限,在大陆的女工程师虽不说比比皆是吧,但也不是稀有动物。老东家的大数据研发部门就有多达3位的女性正式工程师,仅大数据部男女比例应该就是64开,说得更直白一点,民众中呼吁女权的声音是被国家、广电认可的,而男女平等本身在一线城市早已不是一个话题。

ISO200,50mm,f/8.0,1/125s,闪光开启

她总觉得我为人太客气了,还推荐去台湾办事处对面的麻吉堡,尝他们的蛋饼和辣酱。说到辣酱,不得不提她可真是非常能吃辣的选手呢,虽说我在重庆旅游时,道地的火锅几乎是天天招呼(没敢去尝试红锅),不过我觉得她是真的喜欢辣能给味蕾和身心带来的体验。我看过一篇科学报道,说是喜爱辣味可以理解为内心层面的良性自虐过程。如果将这个推论生搬硬套给她也不为过,在她身上能观察到那种不服输,倔强而且要强,渴望被认可的劲头。说回“熊麻吉堡 ”,尝过他们的蛋饼和辣酱,确实是不同的美好风味。而后在Line中聊到吃的时,说到下次前往台湾时要带上我们家做的烧麦和上海国际饭店西饼屋的蝴蝶酥,她说最喜欢蝴蝶酥了(也可能是客套话啦)。

她会误认为我是优秀的那种人(duh…难道是优秀卡?),说是我仅在大陆工作了三个月就出了远门(当时没好意思更正,不知道为什么消息传递间出现了很多误差,实际上更正应该是两个月多一些,我在6月中旬开始任职,8月末台湾商旅, 不过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当时也没好意思和她说,其实只是男孩子在外面,感觉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只能尴尬笑笑。现在她任职于履历中的第三份工作,在行业中积攒了充足的经验。她的为人不会因为工作内容而变得呆板,在“台风港湾”的台湾生活, 作为都市生活的小确幸,在内心中经常期盼能有台风假,实则是让人觉得可爱。

她说自己有在看“延喜攻略”,想了解它到底在红些什么。她喜欢的剧中的女主角魏璎珞,是一位开朗外向且机智果敢的人物。在双休日每天10集的进度下,很快的追完了完成的全剧所有集数。她自称最喜欢的休闲娱乐是拼图,还说过下次见面要和我比赛,就我的业余水平怎么可能比得过啦,哈哈。

后记:

  • 之所以会有种特别熟悉天蝎座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因为我的母亲和父亲就是天蝎/双子的组合,毕竟看他们俩小打小闹了二十多年,怎么会不熟悉天蝎女呢,哈哈哈哈
  • 本原文完成于2018年12月13日下午2点,于今日润色后重新发布,主旨内容没有变化,只是让语句更为通顺,对部分无关内容作删减,如真要让我从零回忆起一位半年前接触10天不到的人?别白日做梦了,这我真的做不到
  • 回到大陆的这几个月里,实际是有不少“机会”能再次前往台湾的,可大概是被领导的五万培训论述给恶心到,同时自己也没有太多存款用于旅行,于是一次次提到下月有希望,加以一遍遍无奈爽约,不知台北信义区那家好的呷牛肉面铺,它的味道到底如何?
  • 因为不知道台湾是如何过生日的(如常见的过农历生日),在她生日前夕用联邦快递(隔天)送到准备的礼物(明信片、两张照片、一张CD和手绘贴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